歡迎來到山西杏梅律師事務所!
聯系電話:0351-7889788
SHANXI XINGMEI LAW FIRM?
山西杏梅律師事務所???
對一起票據糾紛案件的思考
來源: | 作者:xingmeilaw | 發布時間: 647天前 | 1080 次瀏覽 | 分享到:
       裁判概要:

       1、公民之間違法買賣、貼現而取得的票據,因不具有使用承兌匯票的資格,不是票據當事人,不能享有票據權利。

       2、票據訴訟的舉證責任由提出主張的一方當事人承擔。凡主張享有票據權利的當事人均應舉證證明自己享有票據權利,背書轉讓的當事人之間也應提交真實交易關系以及債權債務關系的證據。在票據流通出現非法情況下,持票人應對持有票據的合法性負舉證責任。  

       3、持票人享有票據權利的三個實質要件:支付對價、善意取得、手段合法。形式要件為背書連續以及其他證明證實屬于合法取得。山東公司明知劉某無權使用承兌匯票,仍然以償還債務為由從劉某處取得涉訴匯票,存在重大過失。二被告與第一背書人之間沒有任何業務關系及債權債務關系,且均未通過合法途徑取得本案涉訴匯票,因此均不能享有票據權利。

       4、銀行在接受山東公司票據貼現時未按照相關規定審查可以證明簽發票據真實貿易背景的書面材料,不影響其票據權利,不存在違反《票據法》第12條規定的重大過失;但是本案中沒有證據證明銀行按照貼現業務操作規程,扣除貼現利息后將貼現款支付給貼現申請人。且在本案涉訴票據被法院凍結的2年期限內,從未行使追償權,不符合日常生活經驗,進一步印證銀行在貼現時沒有支付對價,因此貼現銀行不能享有票據權利。

        案情簡介:

       上海公司與原告安徽公司有業務往來,上海公司2011年1月付給原告一張80萬元承兌匯票以結算工程款,上海公司在該承兌匯票的第一背書人欄內簽章,但未簽署被背書人名稱。原告取得匯票后遺失,隨即向付款行進行了掛失止付,并向法院申請公示催告。在規定期限內,某銀行出示票據原件,票據上顯示的背書人分別為: 上海公司背書給江西公司,江西公司背書給山東公司,山東公司在某銀行進行了貼現,銀行為最后持票人,法院終結了公示催告程序。原告向法院提起訴訟,要求確認其為票據的合法所有人,享有票據權利。  

       訴訟期間,經公安機關偵查查明:原告遺失票據后,被案外人張某撿拾后通過多人采取民間貼現的方式予以倒賣,最后被案外人韓某騙取。韓某將該票據抵賬給山東公司。山東公司第三天即在某銀行進行了貼現。某銀行在庭審中當庭陳述,某銀行給了山東公司80萬元貼現款,貼現利息另外從山東公司其他賬戶中扣取。韓某因涉嫌詐騙被逮捕,涉案80萬元承兌匯票是詐騙案件的的一個情節,韓某刑事案件尚未審結。

       一審法院認為:本案訴爭銀行匯票,記載事項齊全,形式要件符合法律規定,系有效票據。我國票據法規定:“以背書轉讓的匯票,背書應當連續。本案訴爭票據是以背書轉讓方式進行的流轉,相應的票據權利也已經流轉至最后背書人某銀行;取得票據權利的條件是背書連續和支付對價,原告主張票據權利應當依法舉證證明被告未取得票據權利。本案訴爭匯票背書連續,原告無證據證明被告取得票據時沒有支付對價,原告既非票據記載的權利人又不能證明現票據持有人未取得票據權利,故要求確認其享有訴爭票據權利的請求,不予支持,判決駁回原告起訴。原告不服提起上訴。

       山東公司與江西公司上訴中共同答辯如下:1、現有證據證明原告為涉案匯票遺失前的最后合法持有人,僅能證明其具備提起失票救濟程序的主體資格,而非能支持其勝訴的充分必要條件,法律的本意絕非將失票損失風險任意轉嫁合法持有人承擔;2、原告不能舉證證明二被告非法取得匯票的證據,二被告不承擔舉證責任,票據權利的舉證即持票人僅以背書的連續就可以完成自身權利的舉證而非要求真實交易。3、涉案匯票流轉過程中,原告并未在被背書人一欄填寫被背書人名稱,視為任意持票人在被背書人一欄記載自己名稱的權利,由此成立合法的票據關系。4、票據流轉過程中是否有真實交易和債權債務關系,也僅僅是涉及票據轉讓的規范性要求,而非導致民事行為無效。因此原告存在票據利益損失,應向直接獲取利益的撿票人張某等進行追訴,返還不當得利,轉嫁損失至善意持票人做法,不應得到支持。應駁回上訴,維持原判。

       銀行在上訴中答辯如下:其在辦理貼現時根據相關辦法審查了山東公司相關手續,并給付了對價。銀行貼現后成為合法持票人,應享有票據權利。應駁回上訴,維持原判。

       二審另查明:原告遺失票據后,被案外人張某撿拾,之后他人又將涉案承兌匯票在民間多次倒賣,最后轉到劉某個人手中。劉某以與山東公司有債權債務為由,將涉訴匯票支付山東公司。山東公司在未背書的情況下,以償還債務為由將涉訴匯票直接交付江西公司,江西公司背書后,以與山東公司存在合同關系,雙方相互供貨、調貨的關系為由,將涉訴匯票背書給山東公司。之后山東公司在某銀行辦理了貼現手續。訴訟期間,山東公司沒有申請劉某出庭參加訴訟,接受詢問。江西公司、山東公司均與出票人上海公司或原告之間沒有任何業務往來和債權債務關系。

       二審法院認為:現有證據足以證明原告為涉案匯票遺失前的最后合法持有人及所有人。票據遺失后,拾到人張某在民間多次倒賣最后轉賣給劉某,劉某以償還債務為由將票據支付給山東公司,山東公司在未履行任何手續的情況下,以償還債務為由將匯票交付給江西公司。江西公司再以背書方式轉讓給山東公司。根據中國人民銀行制定的《支付結算辦法》第73、74條規定,“在銀行開立存款賬戶的法人以及其他經濟組織之間,必須具有真實的交易關系或債權債務關系,才能使用商業匯票?!鄙綎|公司明知劉某無權使用承兌匯票,仍然以償還債務為由從劉某處取得涉訴匯票,訴訟期間二被告均未申請劉某出庭參加訴訟,對于劉某與山東公司之間的債權債務真實性無法查證。二被告與第一背書人上海公司之間沒有任何業務關系及債權債務關系,根據《票據法》第30條的規定 ,背書轉讓的當事人之間也應提交真實交易關系以及債權債務關系的證據。取得承兌匯票應當支付對價,二被告均未通過合法途徑取得本案涉訴匯票,綜上,本案涉訴匯票合法持有人及所有人為原告,一審法院認定事實不清,依法撤銷一審判決。判令該匯票為原告所有。 

       筆者認為本案爭議的焦點為:1、原告是否為票據遺失前合法持票人; 2、原告票據丟失后是否享有票據權利;3、二被告是否享有票據權利;4、銀行是否享有票據權利;5、是否享有票據權利的舉證責任由誰承擔;6、公民之間民間票據倒賣是否屬于合法票據轉讓。圍繞這些焦點,筆者認為二審法院的判決是正確的,具體理由如下:

        一、公民之間違法買賣、貼現而取得的票據,因其不具有使用承兌匯票的資格,不是票據當事人,不享有票據權利。

       中國人民銀行《支付結算辦法》第七十四條規定:“在銀行開立存款賬戶的法人以及其他經濟組織之間,必須具有真實的交易關系或債權債務關系,才能使用商業匯票?!?,1998年7月13日,國家頒布的《非法金融機構和非法金融業務活動取締辦法》所列非法金融業務中包括非法“辦理結算”、“票據貼現”和“票據買賣”等??梢?,在我國,公民個人是不能使用包括銀行承兌匯票在內的商業匯票的,也更不允許個人與個人、個人與單位之間買賣銀行承兌匯票和從事所謂的票據“承兌”和“貼現”。票據的承兌和貼現應當由經過中國人民銀行批準的金融機構辦理,個人不得從事上述票據活動,否則屬于擾亂國家金融秩序的違法行為。應當認定本案公民之間的銀行承兌匯票倒賣的行為均為無效。

       文義性是票據的典型特征。在理解和適用票據的文義性原則時應注意:票據記載事項應清楚、明確。票據權利的內容完全依票據上所載的文義確定,而不能以票據文義之外的其他事實和證明方法來探求票據行為人的本意?!秾徟斜O督指導》2006年第一輯 中國農業銀行南通市經濟技術開發區支行、中國電子進出口山東公司、南通藍澤精細化工公司銀行承兌匯票糾紛再審案最高法院(2004)民二提字第19號民事判決書認定:持票人既非該票據記載的背書人又非該票據記載的被背書人,其不能僅依據持有票據就當然享有票據權利。
       上述公民數人均未按《票據法》的規定在匯票上背書,從匯票的記載不能反映出該個人參與匯票流轉的過程,故其轉讓行為不是票據行為。加之沒有任何公民個人對票據轉讓行為支付過任何對價,因此本案涉訴公民數人均不能成為合法持票人,不享有票據權利。

       二、一審法院認定舉證責任應由原告承擔,因原告(上訴人)不能證實現票據持有人未取得票據權利為由,駁回上訴人確權之訴屬于錯誤適用舉證責任的相關規定。二審法院認定每一方當事人都應舉證證明自己享有票據權利符合法律規定。

       1、《票據司法解釋》第九條票據訴訟的舉證責任由提出主張的一方當事人承擔。依照票據法第四條第二款、第十條、第十二條、第二十一條的規定,向人民法院提起訴訟的持票人有責任提供訴爭票據。該票據的出票、承兌、交付、背書轉讓涉嫌欺詐、偷盜、脅迫、恐嚇、暴力等非法行為的,持票人對持票的合法性應當負責舉證。

       根據上述規定,本案中每一方當事人均主張自己享有票據權利,因此對自己主張均應舉證證明。原告已提交了相應證據,證明了其為合法持票人。二被告辯稱的:“現有證據證明原告為涉案匯票遺失前的最后合法持有人,僅能證明其具備提起失票救濟程序的主體資格,而非能支持其勝訴的充分必要條件,法律的本意絕非將失票損失風險任意轉嫁合法持有人承擔;”該觀點是正確的。本案中司法機關已對涉案匯票非法轉讓過程中涉及的詐騙等犯罪行為進行了偵查,并對犯罪嫌疑人依法提起公訴,足以令人對二被告取得票據的合法性產生了合理懷疑。根據上述司法解釋的規定,二被告應提供證據證明其為善意、合法持票人,由于票據糾紛案件舉證期限截止一審法庭辯論結束前,在此期間二被告并沒有提供充分證據證明其在法律上應享有票據權利。因此,二被告是否享有票據權利的舉證責任應由自己承擔,而不應由上訴人承擔。

       2、二被告辯稱的票據權利的舉證即持票人僅以背書的連續就可以完成自身權利的舉證而非要求真實交易的主張不符合法律規定。該抗辯意見足以證明二被告自認二者之間的交易是不真實的。

       根據《票據法》第31條規定,票據正常流轉的情況下,持票人憑背書的連續或其他證明就能證明其享有票據權利。票據背書的連續性僅能證明從票據本身來看,只要背書是連續的,持票人可能會享有票據權利,僅為享有票據權利的形式要件,并不能替代舉證證明享有票據權利的實質要件。

       三、享有票據權利的三個實質要件:支付對價、善意取得、手段合法。一審法院認定取得票據權利的條件為背書連續與支付對價不完全符合法律規定。

       最高法院(2000)經終字第62號民事判決確定了票據行為的無因性原則。該原則的適用是以滿足票據權利取得的三個要件為前提,也就是說取得票據沒有給付對價或未給付相應對價,取得票據手段不合法的,取得票據時主觀上存在惡意或重大過失的不能享有票據權利。

       最高人民法院(1998)經終字第123號民事判決認定:根據票據法第十條規定“票據的簽發、取得和轉讓,應當遵循誠實信用的原則,具有真實的交易關系和債權債務關系。票據的取得,必須給付對價,即應當給付票據雙方當事人認可的相應的代價”的規定,持票人汕頭龍信公司始終不能提供從和聯房產公司取得票據時,其與和聯房產公司之間具有真實的商品交易和債權債務關系的有關證據。汕頭龍信公司雖然提供了其與和聯房產公司的購銷合同和與河南省鎮平神州玉雕廠的購銷合同,但不能證明汕頭龍信公司與和聯房產公司具有真實履行購銷合同的事實,也不能說明汕頭龍信公司從河南省鎮平神州玉雕廠購進的玉雕已賣給了和聯房產公司。原審庭審后限期由汕頭龍信公司舉證,但該公司未能提供有效證據,原審調查收集證據時,也無法收集到有效證據。根據汕頭龍信公司不能就其主張提供證據加以證實的事實,應當認定汕頭龍信公司與和聯房產公司在匯票背書轉讓時無相應的對價,汕頭龍信公司所取得的兩張銀行承兌匯票不符合票據法的規定。故汕頭龍信公司不能享有該兩張銀行承兌匯票的權利。

       四、上訴人(原告)提供的證據已證明其為涉案匯票遺失前的合法持票人。

       1、一審法院受理了上訴人的公示催告立案申請后依法發出公告,在被上訴人銀行出示了涉案匯票原件后,依法終結該程序,證明了上訴人為可以背書轉讓的票據持有人,依法享有票據權利。

       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票據法》第十條的規定,上訴人取得本案匯票,屬合法取得?!镀睋ā返?7條第1款“持票人可以將匯票權利轉讓給他人或者將一定的匯票權利授予他人行使?!奔暗谌睢?持票人行使第一款規定的權利時,應當背書并交付匯票?!钡囊幎?,因涉案匯票上訴人在遺失前并未實際交付他人,可以認定上訴人對該匯票享有的權利并未發生轉移,是本案匯票失票前合法的最后持票人。

       2、上訴人行使失票救濟權利,符合法律規定。

       《票據糾紛案件司法解釋》第三十七條“失票人為行使票據所有權,向非法持有票據人請求返還票據的,人民法院應當依法受理?!钡囊幎?,在張某等人將涉案匯票在民間非法轉賣之后,上訴人作為失票前合法的最后持票人向一審法院提起公示催告,在得知某銀行持有涉案匯票后,以本案匯票的票據權利應歸其享有,各被告雖在票據上簽章背書轉讓,但其并非善意取得,不享有票據權利,依法應當返還為由向一審法院提起訴訟,是在行使失票救濟程序,符合法律規定?!秾徖砥睋痉ń忉尅返诙l 依照票據法第十條的規定,票據債務人(即出票人)以在票據未轉讓時的基礎關系違法、雙方不具有真實的交易關系和債權債務關系、持票人應付對價而未付對價為由,要求返還票據而提起訴訟的,人民法院應當依法受理。根據上述規定合法持票人作為前手對其直接后手也享有此項權利。

       五、山東公司應當知道韓某手中持有的匯票的票據權利系上海公司所有,明知韓某、劉某并未通過背書轉讓取得涉案匯票,也無證據證明韓某、劉某是通過其他合法途徑從上海公司處取得涉案匯票,其怠于審查而受讓票據構成重大過失。另外山東公司明知其與江西公司均與上海公司沒有任何業務關系,也沒有支付任何對價屬于惡意取得票據,故被告山東公司不享有涉案匯票的票據權利。

       上訴人持有的匯票遺失后被案外人張某撿拾,案外人韓某又將該匯票騙走后交給山東公司,證明山東公司與上訴人之間不存在任何法律關系,其取得匯票并沒有向上訴人支付任何對價。韓某的行為不屬于票據法上的票據行為,韓某不是背書人或被背書人,其與票據不具有任何法律關系,不能因其實際持有匯票,就認定其為合法持票人,當然享有票據權利。根據最高法院相關指導案例,無對價取得票據的舉證責任由持票人承擔。由于不能舉證,因此山東公司不能享有票據權利。

       六、上訴人(原告)或第一背書人與江西公司之間不存在對價關系。因此票據上第一被背書人江西公司不能享有票據權利。

       江西公司取得涉案空白背書后,在被背書人一欄記載自己為被背書人(上海公司為背書人),表面看背書連續,從票據背書來看其前手與后手之間沒有任何業務往來。后手從未向前手支付過任何款項,這一事實沒有任何一方當事人予以否認。因此江西公司取得票據時未支付對價,不能享有票據權利。

       七、山東公司、江西公司(簡稱二被告)提交的證據不能證明銀行貼現業務所對應的貿易關系是真實的。

       雙方沒有提交增值稅發票原件以及稅款抵扣證據以及貨物發運單據及其他資料,因此不能證明交易是真實的。二被告不能證明其持有票據的合法性,應承擔舉證不能的后果。

       二被告應提供雙方2011年度以及2012年1到2月期間所有業務往來的賬務處理憑證(包括所有貨物發運單據以及增值稅發票、交易付款)以及該筆貼現款項的資金流向(銀行傳票完全可以證明)情況通過比對,就完全能證明貼現業務所反映的該筆交易是否是真實的,在舉證期限內二被告完全有能力提供上述證據,卻拒不提供,根據證據規則第七十五條(有證據證明一方當事人持有證據無正當理由拒不提供,如果對方當事人主張該證據的內容不利于證據持有人,可以推定該主張成立)的規定,法院應支持上訴人的主張認定貼現業務對應的交易是不真實的。

       八、公安機關調查事實證明了山東公司借江西公司80萬元承兌通過數人最后由韓某辦理貼現,韓某沒有辦理貼現反而將承兌還賬一事,導致80萬元票款損失。張某撿到上訴人遺失的80萬元承兌通過數人交由韓某辦理貼現(構成詐騙),韓某將詐騙的80萬承兌交給山東公司抵債。上述行為均非本案票據關系中的票據行為,屬于基礎交易關系中的行為,只能作為認定票據關系、票據權利是否存在以及是否予以保護的事實證據。

       1、二被告提供的證據證明江西公司收取山東公司交付的匯票在沒有出具收據的情況下當天又借給山東公司(出具了借據),等于江西公司沒有收取該張80萬元承兌,山東公司自己借給自己80萬,不符合日常生活經驗法則。

       2、退一步講,即使所謂的借票屬實,山東公司放任韓某等人對所謂的80萬元承兌進行非法貼現以及還債的行為,不能產生民法上的借款還款法律關系及后果。由此造成的損失依法由山東公司自負。

       最高法院(2003)民二再字第二號民事判決書(遼陽市商業銀行股份有限公司與海城市樺子峪鋁材廠票據糾紛案)持票人因輕信犯罪分子,主動將票據交予犯罪分子,導致票款流失的,首先應通過公安機關追贓返還,對于無法追回的贓款,屬于因犯罪分子實施犯罪行為給持票人造成的損失,對于該部分損失,依據犯罪分子在騙取和兌付票據的過程中,各方參與人對此是否有過錯以及過錯大小、過錯與損失之間是否有因果關系等因素承擔責任,該責任應定性為侵權責任。

       九、 銀行在一審期間提供的證據不能證明其已向貼現申請人支付了對價(支付貼現款);匯票被付款行拒付后至今2年多拒不向貼現申請人進行追償,說明了其或者沒有支付貼現款或者支付貼現款后,已經得到歸還。

       1、本案匯票貼現時,銀行雖然與山東公司簽訂了貼現協議,核實了票據的真實性,但在山東公司沒有提供貨物發運單據的情況下,違規辦理貼現不構成《票據法》第12條規定的重大過失。

       后面提及的最高人民法院于1998年11月4日以法經(1998)457號函答復云南省高級人民法院:一、硚口農行下屬的崇仁路辦事處在受理本案匯票收款人天天公司申請匯票貼現的前后,分別以電報、電話的方式查詢該匯票的簽發及承兌情況,承兌人大理工行均復電確認該匯票系其簽發,并明確轉給農行崇仁路辦事處。該辦事處在審查核實匯票真實、合法的情況下辦理貼現,并將匯票作成轉讓背書,盡到了謹慎注意的責任,不存在《中華人民共和國票據法》第 十二條第二款規定的致使硚口農行不得享有票據權利的重大過失。至于農行崇仁路辦事處在為天天公司開立賬戶、辦理貼現、提現過程中有無違規行為,以及天天公司在與貿易中心的購銷關系中有無詐騙行為,均非本案票據關系中的行為,不影響硚口農行享有票據權利。

       最高法院2009年11月25日作出的2009民提字第74號民事判決書認定:根據《票據法》第十條第二款、第三十一條之規定,票據持有人支付了相應對價并能夠以背書的連續性證明其票據權利的,即享有付款請求權。本案中某銀行總行營業部在接受某公司票據貼現時未按照《支付結算辦法》《中國人民銀行關于切實加強商業匯票承兌貼現和再貼現業務管理的通知》,審查可以證明簽發票據真實貿易背景的書面材料,不影響其票據權利。雖然銀行在貼現時沒有按照人民銀行的相關規定對銀行辦理貼現業務時要對申請人提交的貿易合同、增值稅發票等足以證明貿易背景真實性的書面材料進行審查,但是僅僅審查這些書面材料的復印件并不能保證體現申請人與其直接前手之間具有真實的交易關系。即使通過審查這些書面材料能夠判斷背書人與其直接前手之間是否具有真實的交易關系,法律行政法規也沒有規定被背書人在在受讓票據時要審查背書人與其直接前手之間是否具有真實交易關系,因為如果這樣規定違反了票據的無因性原則,不利于票據的流通,貼現屬于票據轉讓的形式之一,本質上也是票據轉讓。貼現行為僅僅違反了部門規章,沒有違反了法律行政法規的相關規定。人民銀行上述規定系從維護金融安全,防范金融風險的角度出發而制定,不存在違反《票據法》第12條規定的重大過失。 

       2、銀行提交的證據不能證明銀行取得匯票時支付了對價。

       一審期間,銀行向法庭提交了四份證據:工礦產品購銷合同、增值稅發票復印件、貼現協議、貼現憑證。從四份證據來看,并不能證明涉案匯票貼現利息為多少?實付貼現金額為多少?不能證明實付貼現金額多少錢從銀行賬戶匯到申請人賬戶,不能證明銀行取得匯票時支付了對價。

       十、山東公司提出上訴人對失票行為存在重大過錯,應向侵權人張某以及韓某等人主張權利,不應向其主張,其不是本案的適格被告,上訴人訴請對象錯誤,這一觀點沒有法律依據。  

       上訴人失票的過錯是法律規定的法定原因,不能按侵權責任法的過錯歸責原則來判斷和解讀失票救濟程序,按照失票救濟程序的法理,票據喪失后,失票人并不喪失票據權利,故被告提出的上述觀點不能成立。

       《票據法》第十八條 規定了票據利益返還請求權的形式條件:持票人因超過票據權利時效或者因票據記載事項欠缺而喪失票據權利的,仍享有民事權利,可以請求出票人或者承兌人返還其與未支付的票據金額相當的利益。本案已經查明的事實與該條規定的要件并不相同。因此二被告辯稱的原告存在票據利益損失,應向直接獲取利益的撿票人張某等進行追訴,返還不當得利等觀點,不應得到支持。

       十一、涉案匯票流轉過程中,原告并未在被背書人一欄填寫被背書人名稱,視為任意持票人在被背書人一欄記載自己名稱的權利,由此成立合法的票據關系。二被告觀點是錯誤的。司法解釋授權的補記存在于確定的背書人與被背書人之間,而非任意的被背書人之間。按照二被告的觀點,非法持票人通過非法手段取得匯票后,利用該條規定,搖身一變,由不合法變為合法,違背保護合法權益基本立法原則。

       空白背書又稱為無記名背書,系指僅由背書人簽名,不記載被背書人名稱的背書。我國《票據法》第三十條規定:“匯票以背書轉讓或者以背書將一定的匯票權利授予他人行使時,必須記載被背書人的名稱?!币虼?,我國《票據法》是不承認空白背書的。然而,實務中空白背書的情況又相當地常見,背書人往往在背書人欄簽章后將票據交付給被背書人,由被背書人在被背書人欄內填寫自己的名稱。為了適應司法實務,《票據法司法解釋》第四十九條 依照票據法第二十七條和第三十條的規定,背書人未記載被背書人名稱即將票據交付他人的,持票人在票據被背書人欄內記載自己的名稱與背書人記載具有同等法律效力。第四十九條賦予了被背書人填寫自己名稱的權利,它承認了背書人對被背書人的授權補記,賦予補記與背書人記載同等的法律效力,這較票據法第三十條前進了一大步。該條適用的前提是存在于背書人與確定的被背書人之間而非背書人與任意不確定的被背書人之間,即僅存在于上海公司與原告之間,而非上海公司與二被告或任意他人之間。

       在中國農業銀行武漢市分行硚口區支行與中國工商銀行大理市支行、云南省大理州物資貿易中心銀行承兌匯票糾紛案 。最高人民法院于1998年11月4日以法經(1998)457號函答復云南省高級人民法院:本案匯票背書雖然沒有記載被背書人名稱,但其后已補記,且在背書轉讓上未涉及第三人,背書轉讓關系是明確的。同時,貼現銀行在取得匯票時經貼現已向背書人支付合理對價,屬合法取得匯票,是該匯票的合法持票人。貼現銀行可以對承兌銀行、出票人以及背書人主張票據權利。

       十二、 票據流轉過程中是否有真實交易和債權債務關系,也僅僅是涉及票據轉讓的規范性要求,而非導致民事行為無效。該觀點違反了《票據法》第十條的規定。本案并沒有任何一方申請確認轉讓行為無效。

       綜上所述,上訴人是本案匯票失票之前合法最后持票人。張某以及韓某等均不是本案匯票的票據當事人,其行為與本案票據糾紛無關。被告江西公司明知與前手不存在任何真實交易且沒有支付對價的情況下,在前手空白背書的票據上被背書人欄內記載自己的名稱, 表面上達到了票據背書的連續性這一要件,實質不應享有票據權利。山東公司明知江西公司沒有支付任何對價且涉案票據是該公司交給江西公司的,再由江西公司背書給山東公司,既達到了票據背書的連續性這一要件又符合在銀行對票據進行貼現的形式要件。因此山東公司取得票據時存在惡意,依法也不應享有票據權利。山東公司與江西公司均非通過合法途徑取得涉訴匯票。銀行雖通過辦理貼現手續,以背書轉讓的方式在沒有證據證明支付了對價情況下取得涉案匯票,成為最后持票人;票據拒付后拒不向山東公司行使再追索權,足以證明其雖持有匯票,但并未支付對價,因此不能享有票據權利。
聯系我們
電話:0351-7889788、7889588、7889677、7889778
傳真:0351-7889949、7889577
主任(辦):0351-7889777、7889666
郵編:030012
地址:山西省太原市體育路58號陽光大廈七層 (親賢街與體育路交叉口)
關于杏梅??
中华网赚论坛 最新 山东群英会中奖查询 万达娱乐平台app下载 贵州快3走势图表了 湖北新11选5 5码走试图 p2p理财平台跑路 陕西体彩11选五手机版 香港网上彩票投注平台 国际主要股票指数 体彩江苏11 选5一等奖 快乐彩12走势图